细雨如幕,遮天急抚;掸夏燥尘,许下秋的一瞥;只是这四季的反复,空有景物。或迷途,或劳碌,或疾苦,或无助。。。路人兀自奔波,忘了朝夕。向划过窗的雨倾诉,为了祭奠一年又一年的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