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蜉蝣      http://guminfeng.cn     顾敏锋(笔名:般若蜉蝣)的个人网站。    ——    点点滴滴的坚持,终会汇聚成大大的梦想!

配色:
字体:

使命的召唤

顾敏锋博客 更新时间:16-09-04 字数:

呼啸的火球伴随着兽人的邪恶与野蛮,从黑暗的空宇撕裂而下,大地在悲鸣。
已经是第八天了,我们在月城守了八天。
战士们疲惫地坐在地上,任由兽人的投石器对月城的蹂躏,撒起的土尘伴随着火药的腥味弥漫着四周的空气。
“为什么,王城的援军还没到?”士兵问道。
“你害怕了吗?”
“不,将军”
美丽的月城在哭泣,这个帝国的边城曾经以艺术般的建筑闻名,如今,一切只是破碎的美丽,战争的罪恶!
该死的兽人,打破了几百年的平衡,伴随着野蛮的叫吼,他们的军队开出了黑暗森林。
城外集结的兽人军队越来越多,我可以感觉到空气里凝重的野兽味道。
王城的军队救不了我们,但是我们必须守住,因为我们身后便是月城,而月城之后便是没有防御能力的塔达平原。
小歇之后
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各位,准备好你们的武器!”我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在颤抖!
我在害怕吗?是的,我害怕保护不了那些无助的人们。
战士们望着我,等待我的命令。
但是,我该怎么做?
我们只是在残迹里挣扎;帝国的主力远在南方,和盟军对峙着。
为什么帝国的军队可以不顾来自黑暗森林的威胁,而与人类自相残杀?
几百年来兽人军队一直在变强,难道他们没有看到?
不是的,我们已经向帝国的统帅上报了这里的一切;
但是,似乎,他们抛弃了我们。
愚蠢的执政者,放弃了我们等于放弃了整个帝国,他们不懂吗?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坚持,一直坚持到王城的军队到来!”
王城的军队永远也不会到来,我欺骗了他们。
拖着疲倦的身体,我来到城墙的顶端;下面就是数不尽的半兽人军团,充斥着贪婪的低吟,一批批向着洛塞墙涌来。
月城的城墙,也许是索撒大陆最坚固的城墙,五百年前,当伟大的英雄落塞率领着军团把兽人逼退到黑暗森林后便在此建造了空前的防御工程——落塞!她是帝国十万苦力五十年劳作的结果!
箭已经不多了,然而,兽人远没有退却的意思。
冲椽一次次撞击着城墙,发出痛苦的轰鸣声,每一下都是那么震慑,似乎都撞击在我的心口。
我从腰间解下酒壶,猛喝了几口,好让自己冷静。
“快!给我去后方查下,城里还有多少百姓没撤走?”我猛抓住身边的一名士兵吼道。
我已经没有办法冷静下来了。
“报告将军,月城大多百姓都已经撤离,还有部分在夫人的组织下有序地撤离!”
我感到一丝欣慰,一丝感激,幸好有舞。
舞是我的妻子,几十万人的疏散工作都由她一人承担着,真的辛苦她了。
“副官,带着五名士兵把城里的酒都给我搬来!”
“是,将军!”
一坛坛酒从城墙上向兽人砸去,场面颇为壮观。
扔下火把之后,城下刹那间变成了火的地狱,疯狂的吼叫,凄厉的哀鸣……
战争,永远就是那么残忍。
“进攻停止了!”士兵高兴的叫了起来。
兽人的军队慢慢退去,在护城河的对岸停了下来。
八天来第一次没有了战争的声音。
走下城墙,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很快兽人会有更大的进攻吧,
而我们的酒已经用完了。
“涯!”
舞的声音。
虽然布满了尘土和汗水,但依旧无法掩饰她的美丽。
“都撤了吧?”
“恩,临郡长风特派卫队接我百姓”
“他还算有点良心,不枉我在此苦守”
“可是他不肯派兵前来”
“他那几百卫队来也无用”我狠狠地说
其实我的确需要些士兵,我的手下已经不足千人了,但是在这样的时候,谁还会再派兵前来。
月城的失陷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了。
“涯,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我必须战斗到死,军人的职责。
“等待王城的援军!”我一字一顿的说。
“是吗?” 舞死死盯着我,“你打算殉职吗?”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我,我骗不了她
“我没有选择!”
“不,带着余下的人撤走!” 舞以命令的口吻道。
城外的兽角号再次响了起来,兽人的步伐再次逼近。
“舞,你走吧!”我拔起剑走向城墙
“别去,求你!” 舞从身后抱住我。
我站在那,望着无际的空宇,今夜,月亮特别亮。
任由兽人的厮吼,任由冲椽撞击的轰鸣,任由火石撞起的飞尘在我头上散落……
我静静地享受着,我多希望时间就在此刻,直到永远……
舞开始抽泣,她紧紧地抱着我,抽泣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陶醉在舞的怀抱
“你看你,衣服总是好乱。”舞松开我,开始帮我整理盔甲。
她一点点抚着,拍去灰尘,拂平褶皱……她整理地是那么仔细。
“好了,去吧,好好教训那群丑八怪!”舞笑着说,然而她美丽的脸庞还挂着眼泪。
“舞!”我轻轻帮她擦去眼泪,然后亲吻着她的额头。
“好了,好了,我去临郡了,等你把那群妖怪赶走我就回来啊,我可不想看那群妖怪的丑样子!”舞说着转身离去,她慢慢地走,然后加快脚步,然后跑了起来,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
“砰!”震耳的声音从城墙的边缘蔓延开来
“将军,洛塞被攻破了”古老的洛塞终于完成了她的使命。
“是的,王城的援军不会到来了。”我是该说出实情的了“那些达官权臣也许还在享乐,但是我们不能,他们可以不顾我们的姐妹亲人,但是我们不能,看,月城就在我们身后,临郡就在我们身后,整个帝国都在我们身后,我们的同胞,我们的亲人都在我们身后!”我提起剑“我们的退却意味了我们同胞的灾难,是的,我们能做的已经不多,但是至少我们还可以阻挡一段时间好让我们的同胞走的更远”
“将军,我们绝不会退缩,不管有没有援军,从一开始,我们就决定战斗到最后!”
我冲向破城而入的兽人,剑在飞舞,血在漂。
渐渐地,我忘记了战场的腥味,不再感觉厮吼的喧杂,我随着剑的边缘,延着脚步飞旋起舞,一如我初见舞时为她起舞……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使命的召唤 的精彩评论

下面我简单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