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蜉蝣      http://guminfeng.cn     顾敏锋(笔名:般若蜉蝣)的个人网站。    ——    点点滴滴的坚持,终会汇聚成大大的梦想!

配色:
字体:

暗月的传说之古庙

顾敏锋博客 更新时间:16-09-04 字数:

“少主,前方看来便是夜月神庙的遗迹了!”阿泰指着前面,高兴地说。
借助着残月余光,我分明看到不远处破碎的石碑,不管怎样,那都是古人创造的奇迹,透着夜的神秘,我能感觉到那庙宇深处的诡异。
“恩,我感觉到了。哼,终于给我找到了”我有一丝兴奋了。
“可是,少主你是怎么知道它在这里的?这里可是死亡沙漠的中心呀?”阿泰疑惑地问道,眼中对我充满着崇拜。
我喜欢被人这样地注视着。
南方联盟的最大会盟是我父亲一手创办的,如今整个南方联盟的军团有半数以上被我们家族控制着,所以从一开始,我就生活在人们崇拜的目光中。
但是我并不依靠自己达官子孙的地位,我一向厌倦那些贵族的盛会,那是庸俗的集会。
三年前,当我隐名一举击败联盟第一剑客起,人们对我的崇拜已经和我的父亲没有关系了。
“因为她在这,她在等南方最强大的战士!”我毫无顾忌道。
“这?不过倒也是,少主你非常人,自然有你的办法。”
“哈哈,快走吧”我喜欢和阿泰说话,作为一个下人,阿泰的确做的非常称职,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说什么。
高大的石碑,破碎不堪,但依然那么威严地耸立在庙宇之前,庙宇以及四周的各色石碑透出淡淡的诡秘。而那一阶阶步入庙宇深处的暗红色梯道更是给人一种望而却步的威慑。
夜月神庙,作为纪元前的建筑,到底深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为什么,它会被建在百朝禁地的死亡沙漠?
为什么,从我有记忆就知道它就在这里?
为什么,进入死亡沙漠的勇士再也没走得出去?
为什么,我一路走来都那么顺利?
我抚摩着石碑陷入沉思。
“少主,我们真地要进去吗?”显然阿泰是在害怕了。
“那你以为我千里迢迢到这里来做什么?”
“可是,那可是传说中的死地啊!”
“你不敢去,那就呆在这等我!”我说完就大步走向庙宇。
“啊,少主,等我,别丢下我。”我暗笑,想他也没胆子一个人呆在这诡异的石碑林中。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昏暗的走廊似乎没有尽头,一直沿着两边冰冷的墙壁向前延伸着。
“阿泰,给我走快点!”阿泰举着火把在前面越走越慢,直叫人心急。
“啊,是,是少主。”阿泰快走了几步,又慢了下来。
“搞什么!”我有些愤怒了。一脚踢向阿泰。
阿泰向前酿跄了几步,居然软软地趴在墙壁上不走了。
我上前,揪起他的衣服,想教训他,只见他的额头挂着豆大汗珠,不住地咬着发白的嘴唇,脸色可以说是惨白。
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胆小。
我一把夺过火把“在这等着,没出息!”说着大步向前走去。
“少主,别,别丢下我……”
我越来越迫不及待地向前去
冥冥中似乎就有种力量,一直在召唤我
不是吗?
我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我一直都做梦回到这里,而梦境中和现在竟然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我现在举着火把。
我扔掉火把,继续前进,沿着我的记忆,一点点前进。
在一堵石墙壁下,我站定了。
我感觉到了,心脏的跳动,冥冥然的召唤就在石壁的后面!
触手间,我便被一道刺目的光线耀眩了
“暗月,你终于来了!”轰鸣的声音挑战着我的耳膜,刺入我的大脑。
“谁?你叫谁?你是什么人?”
“我在此等了800年,终于把你等来了。我们等了800年啊!”
我恢复了视觉,宽敞的大厅,处处散发着尊贵的王者之气,而高高在上的宝座更是夺目异常。和我说话的便是端坐在宝座上的人!
那人穿着异常绚丽,手中的王者杖俨然透着叫人窒息的威严。
然后我看到了他的脸,我想确认一下800年的苍老是什么样子。
但是,我看到了自己,在那华丽服饰的后面竟然是我的脸!
一种莫名的愤怒,我把起剑向他刺去,没人可以愚弄我,也从来也没人敢这么做。
“很好,不愧是我,一向就如此霸道!”
“闭嘴,我是独一无二的,你少耍把戏。”我的剑划过长空,以一个极其完美的角度刺向他的心脏,我要他和我所有的手下败将一样死去,因为,失败的人没有资格活下去。
但是他没有死,应该说我没刺到他,或者说我根本就刺不到他,因为他就象空气一样,散开了。
“暗月,我便是你,你便是我,我只存在你的心里,你杀不了我的!”
“我不是暗月,我是秋风,我是南方联盟的最强者!”
“别在欺骗自己,那只是你在人界的身份罢了!既然你想不起来,我就帮你一把吧!”
我一阵眩晕,开始沉沉地睡去!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暗月的传说之古庙 的精彩评论

下面我简单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