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的传说之魔君记忆

暗红的天空飘荡着永远也不消散的乌云,极南之地,冰河百刃,风刹怒獠,魔界便是如此。
造物主向来是不公平的,极北的黑暗森林里那群半兽人蛮子,空有那么多的资源却不懂得利用,而更令人气愤的是,贪婪无能的人类居然占据着索撒最富饶的土地——塔达平原。
“父王!你居然调用我军资,你可知,人类大军正集结在死亡沙漠!你让我用什么去扩军”我愤怒的吼着。
“我已派人前去和谈了,这场战争持续了几百年,我族已经元气大伤了,是时候结束了。”
“父王,你老朽了,魔族从来不会在没有达到目的前停下,看来你已经没有资格再治理魔界,这个帝国是时候该由我来统治了!”我狠狠地说。
“你,你,大胆……”
我一字一顿道“请父王交出王者权杖!”
“来人,将判贼暗月拿下!”
士兵飞快地涌入大殿,心魔大殿里顿时喧杂起来。但是很快,就变成死一样的沉寂。
“你们没听见吗,将暗月给我拿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放肆地笑着,这种笑永远只属于真正的王者。
“父王,请你交出王者权杖!”大殿里回荡着我的声音,这是此时心魔大殿上唯一的声音。

 

“陛下,人类统帅派来使者!”
大殿下,人类战士手捧玉帛道:“承我帅书,我代表人族接受魔界的和平条约,以死亡沙漠为界,从此人魔两族,永享太平!”
“你以为我会相信人类?告诉你们的统帅,除非与我族共享塔达,否则人魔没有和平!”我冷冷地说。
“啊?可是我们收到幽月魔君的和书,这怎么解释?”人类战士惊讶异常。
“幽月老了,告诉你们统帅,现在魔界是我的,哦,对了,记住,我叫暗月!哈哈……”
“父亲,明日我魔族大军便开往死亡沙漠,直指塔达了,我会亲自带军,所以现在来看看你!”
“哼,逆子,你的野心只会毁了我族,几百年了,你还不清楚,一切都已命定,魔族永远只属于死亡沙漠南方的魔界!”
“狗屁,作为魔界的统治者,你居然相信那种愚蠢的命定传说。最最强大的我族只能拥有这贫瘠的极南之地,而无能的人类却坐享塔达,这是什么天命?即使天命真的如此,那就由我来毁灭天命!”
我走出禁殿,暗红的天空愈加阴沉!我厌倦了这样的天空。
上古的魔咒,带着魔界万年的厌冤。透过我伟大的身体,从我手中无比尊贵的王者权杖散发着死神的召唤。
毁灭一切试图阻挡我的力量,这便是我的使命。

“殿下,我前哨力量已经攻破人类在隔魔山的守军,塔达看来已经在我掌握之中了。”
隔魔山,死亡沙漠和塔达平原的唯一天幛,只要拿下了它,那人类将再无险可守!
我远远地端坐在半山之上,注视着山下的战斗,夜幕即将来临。
夜,永远是眷恋我们魔族的。
我释放着火焰的魔法,绚丽的炎,斑斓的夜,悲哀的人类,可怜的战争。
我开始嘲笑天命,我便是天命!

明朗的空,清澈的水,自然在音乐。
我欣喜地享受着这片空间,呼吸着金黄的丰收气息。
“陛下,人类使者求见!请求和谈!”
“使者?他们还有资本来与我和谈?放他进来,我倒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可说!”
我静静地坐着,注视着台阶下卑微的人类。
“尊贵的暗月魔君,我是人类大法师,破天,我代表我族请您离开人类的领地,回到属于你的魔界。”
我一时呆坐在王座,“哈,哈,……我没听错吧,你们凭什么?”
“凭天命!”
“天命,哼,我便是天命!”我愤怒了,手中燃起血色火焰,我要把这个大言不惭的人类化成灰烬!
火焰从他的脚下开始串出,带着蛇一样的妩媚,迅速盘绕住那具弱小的身躯。
“这便是你们的天命”我冷冷地看着火炎下的猎物。
“是的,这是我的天命,也是你的天命。”火焰里的声音依然万分镇静。
我注视着那个叫破天的人类法师
烈炎咒的威力渐渐散去,我并没有因为他的毫发无伤而感到奇怪,我料到此人绝非一般的人类。
“看来我低估了人类,但是,你认为你有能力阻止我的大军前进吗?”
“我不能阻止你的军队,但我能阻止你,你认为你的军队没了你还能前进多少呢?”
“自不量力,你以为能承受我的烈炎咒就在我之上?”
“不,我知道你已经不可战胜,但是我能阻止你!因为天命要我来阻止你。”
破天一步步向我走来,我竟感到一丝恐惧。
不会的,我感觉的出来,那个人类法师的法力远在我之下。
天空顿时混沌起来,我乏力地站起来,王者权杖在我的手里发出悲鸣。
“怎么会这样?”
“灵魂的禁锢!我以一万个人类的灵魂将你禁锢!”
“什么!”
我开始害怕,我开始昏沉,强大的力量正一点点离开我的躯体,清晰变得模糊,愤怒变成绝望!
难道传说是真的?
……
强大的魔君持着至尊无上的权杖
三万的魔界军团
人类将面对地狱
一万人的灵魂
借助无畏的身躯
禁锢着传说的力量
魔君从此沉睡
魔界从此消亡
夜月神封存着唯一的记忆
天命书
古卷轴记载:
伟大的破天大法师,带着九千九百九十九人的牺牲,用一万个灵魂禁锢了无比强大的暗月魔君。
随后人类很快反攻,并一直攻入心魔大殿,魔界开始混沌。很快,魔界便永远消失在死亡沙漠的地平线上。
人类遵照破天的遗言,在死亡沙漠的中心建造夜月神庙,数以百计的魔法师将禁锢着的暗月魔君封入夜月神庙的最最底层,而同时这些法师也化作神庙前的石碑,以维持神庙的法力。
每百年便需要一名伟大的人类魔法师作出牺牲,消耗毕生法力,来维持对魔君的禁锢!
从此,死亡沙漠成为人类百朝禁地,百年来进入死亡沙漠的人类,没人能再次走出,死亡沙漠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沙漠。




  2016年9月4日   |     0 条评论   |     |    218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