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我醒着

闭着眼睛,满眼繁华,睁开眼睛,是黑茫,还有淡淡的昏黄。时间是凌晨两点,夏虫叫得很欢畅,屋里屋外,满是啾啾,只是掩不住,死一般的宁静……
刚才睡着的时候,我一定是笑着的,因为我梦到了她,一脸霸道地站在我面前,说,猪啊,你……然后我醒了,然后死一样的空虚。
我翻转着身体,换了个惬意万分的姿势,让空调的冷气能很充分滑过我的背颈,凉凉的,是舒适的味道,我想捕回那场梦,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听着夏虫的声音,有些回忆,一点点想来,有点心闷。闷地胸口一股一股的,然后便咳嗽起来。
一直咳得满身是汗,然后坐起来,我看到了窗外孤独的路灯,就那么一闪一闪的,散着无助的昏黄。我一直很喜欢看着这样淡淡的昏黄,那让我很安静,思考的时候我便站在窗边,望着那轮昏黄,呆呆地伫立好多时间。
我一直在想,我是什么样一个人。
熟悉而不了解我的人说,我很沉默,有些清高,有些内向,简简单单的一个人;
了解而不熟悉我的人说,我细腻,感性,内心波澜,很复杂的样子。
很复杂不会错,但远不止这样吧,不清楚。其实,最不了解我的人,大概就是我自己……我会莫名其妙地生气,然后气完怎么都不知道为什么生气;我会很伤愁地活着,其实根本没有不开心的理由;我永远也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目标于我没有意义……
想得喉咙干干的,冰箱里的冰可乐喝起来永远那么舒服,但每次喝完都很涨,然后胃会很痛,一直痛得分不清是胃在痛还是其他哪在痛~~
夜老深老深了,我躺着,叫胃或者不是胃吧,生痛着,捕不回那梦,睡眠似乎没什么意思。睁着眼,听着夏虫在叫,思维停滞于蒙胧,像天花板下的黑茫,一片模糊……




  2016年9月4日   |     0 条评论   |     |    302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