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年,满庭芳

作者:攸茗墨

苍老的院墙爬满了湿润的青藤和绿苔,记忆缓步而来,一段韶华,几回梦凉,流年成沙,冷却年华。

犹忆年少,那片葡萄藤下,落满了回忆的碎片。

初春。

新绿缠绕着斑驳的竹架,就这么倚着,在暖阳下,生长一丛一丛的绿意。阳光透过叶的缝隙,剪下一块块不规则的碎影,女孩们穿着点点碎花,穿梭,游离。不知是谁的提议,玩起了跳格子,用稚嫩的小手,在草丛间摸索着石子,在凹凸不平的石板上,留下一道道弯曲的弧线。捡起石子,站在一端,朝自己的目标一掷,随着一声喜悦的尖叫,踮起脚尖,小心地跳着每一格,生怕有什么闪失,羊角辫随着身体一起晃动,飞扬,溅起了一层层乐的浪花。

暖阳融融,几粒石子的相伴,就是春的趣。

盛夏。

葡萄藤密了,交织着,挡住了头顶的那一份温度,叶片更大了,更绿了,更浓了,孩子们翘首以盼,等着透亮的果子。日暮西山,吃晚饭了,外婆会把桌子移到葡萄藤架下,抬头,就是浓浓的绿意,蝉不停得鸣叫,颤抖着双翼,发出一阵阵的聒噪。吃过了,邻家孩子就搬几张木凳院中排排坐,外婆坐着木椅,摇着那把被岁月雕琢过的蒲扇,跟我们讲嫦娥仙子的故事:“前有个女人,她叫嫦娥······”在外婆的呢喃声中,思绪浮想联翩,渐渐就入了梦乡,爸妈就会赶来,抱起熟睡的身子,送回家。

蝉声鸣鸣,一段流传千年的故事,就是夏的趣。

深秋。

秋意越发的浓了,葡萄藤上的叶子也在时光的游走中,枯黄了,蜷缩了,那几颗剔透的葡萄也就越显眼。孩子们日日夜夜念着的葡萄终于熟了,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拿出小板凳,挑出孩子们中最高的一个,双脚用力地向上踮起,胖乎乎的小手在空中来回摆动,嘟着小嘴,眼看就要碰到了,终于,够到了。底下的孩子一片欢呼,甜甜的笑就这么挂着。

葡萄株株,努力后的成果,就是秋的趣。

寒冬。

水乡江南,雪是极为罕见的,就这么薄薄一层,盖在地面上,落在葡萄架下,孩子们个个欢欣鼓舞,用脚踩出一个个小脚印,通红的小手还是渴望着雪花,忍不住地抓起一把雪,躺在手心,看洁白的绸缎化作一滩沁人心骨的水,雪慢慢消逝,在暖阳的照射下,不见了踪影,孩子们仰望苍穹,痴痴地等待着下一次与雪的邂逅。

雪花点点,等待雪的清影,就是冬的趣。

旧年满庭芳,今朝只剩断壁残垣望,月色淡淡,念彷徨,何时才能会到那时······




  2017年7月26日   |     0 条评论   |     |    254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