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餐厅

一、一夜折腾

餐厅不大,装修的很别致,这是一个深受顾客喜欢的餐厅。虽然是在偏僻的郊区,但是生意一直很好。

左小军是这里的杂工,洗盘、端盘、搬东西,什么都干。

他在这里做了半个月,从暑假一开始,他就找到了这份临时的工作,虽然辛苦,但在这餐厅里做两个月的工钱就可以抵上半个学期的学费,而且是包吃包住,这让左小军兴奋不已。

“小军,小军,醒醒,你醒醒。”叫醒他的是张志林,左小军的舍友,跟他一起在这个餐厅打杂的学生。

“你不睡觉,吵吵什么,明天还要一大早起来打扫卫生呢。”左小军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觉。

“你醒醒,你听,听啊,这餐厅都打烊了,外边怎么还那么热闹?听,听,还有行酒令的声音呢。”张志林说着,把半睡不醒的左小军硬是拉了起来。

的确,此刻外面的厅堂里好不热闹,俨然跟平时九十点的黄金时间段一样。

左小军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清楚地显示着两点三十八分。

“这外面,是不是闹鬼啦。”张志林低沉着声音,一字一顿地说着。

左小军一听,感觉背心一凉,头皮一阵发麻,脑子里迅速闪现出以前看的鬼片的片段。

“这里以前莫不是坟场……”左小军说了半句,后面的自己也不敢再说下去了,他感到自己有些颤抖起来了,而张志林的脸已经开始发白。

“走,出去看看。”张志林突然跳了起来,竟拉着左小军要出去。

越是不理解的事情越是要弄清楚,否则,恐怖的感觉便会随着不理解引发各种联想,各种联想会把恐怖的心理作用放大,所以人有时会很勇敢地去揭开未知的恐怖事件,这其实是在极度害怕之后人类的本能。

此刻的张志林,大概也是被这样的本能激发起了勇敢的行为。

左小军的内心,也不比张志林好到哪,此刻两人若不出去看个究竟,是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的。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穿过漆黑的院子,往正厅走去,仿佛做贼一般。

越接近正厅,那热闹地声音,越清楚。

左小军跟张志林战战栗栗地推开门,往里看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大厅里灯火通明,每张桌子前都坐满了客人,此刻正有说有笑,吃的极欢。

左小军看了看满脸疑惑的张志林,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哇,疼……这不是在做梦呀。”左小军一边揉着大腿,一边对张志林说。

“这,才凌晨三点呀,咋有这么多人?”张志林看了看手机,纳闷不已。

门口不断有新的客人进来,各色各样的客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虽然此刻,门外依旧是漆黑一片。

“你们两个,还不快来帮忙,没看到人手不够用吗?”罗小凤冲着发呆的二人喊着。

“小凤姐,这,这才几点啊?”左小军彻底醒了,但却彻底迷糊了。

“臭小子,少磨叽,干活。”罗小凤说完,就端着菜飞快地往楼上的包厢跑去。

两个人一直忙到天亮,餐厅里的客人才渐渐稀少,在得到店长罗小凤的批准后,才草草在后舍睡了两个多小时。

二、老板是谁

第二天,当左小军和张志林拖着疲倦的身体上岗的时候,罗小凤进进出出似乎已经忙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个女人真是铁打的。”

“还有那楚大厨,一样,都是强人。”
“唉,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我们店老板,你见过吗?”

“我也没呀,等有时间,我们去问问小凤姐,她肯定晓得。”

两个人,一边拖地,一边唠着话。

经过一夜折腾,他们开始对这个奇怪的小餐厅充满了好奇。

“老板?你们是在问老板?”罗小凤惊讶地望着两个年轻的大学生。

“是啊,小凤姐,我们都做了大半个月了,连老板的面都没见过呢。”左小军盘着腿,坐在椅子上,瞪大了眼睛问着。

“见面?你们还要与老板见面?”罗小凤也瞪大了眼睛,一副惊讶与好奇的表情,仿佛遇到了让她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时间,三个人你望我,我望你,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扑哧,你们两个定是吃饱了撑着,净胡思乱想,还是睡觉睡多了,做梦做傻了,呵呵,快干活,马上客人上门了,不想给老板解雇踢掉,就好好干活。”

两个人,还没晃过神,罗小凤便蹭蹭蹭,上了楼。

在左小军的记忆中,自从他来到这家餐厅,这个罗小凤便一直没有歇停过,她仿佛永远都有忙不完的活。

两个人虽然种种疑惑,但是在月底,他们每人从罗小凤那里领了两千大洋之后,便决定踏踏实实做下去,至少做到开学。

至于老板是谁,左小军说:“按时发工资的就是好老板,见不见面也没关系,究竟是谁也无所谓。这老板总比那些欠薪的老板可爱的多。”

张志林则贼贼地笑着说:“嘿,也许小凤姐就是老板,她年纪轻轻,长的又那么好看,于是就虚构出了一个后台老板,好办事儿。”

左小军,点着头,张志林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三、诡异的装修

这天,罗小凤一大早就把两个人喊了起来,天才微微亮。

“快起床,今天我们店面装修。”罗小凤风风火火地说着,一脸兴奋。

“装修?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说做就做,之前没有半点征兆啊?”左小军抓着鸡窝样的蓬头喃喃道。

“老板向来想做就做,难道还要咱批准不成。”罗小凤说着,又风一样地走了。

“真是风一样的女子。”张志林望着罗小凤离开的背影,悠悠叹着,不知道他的心里想些什么鬼东西。

两个人整理了一番,正要打开后门,往前厅去。罗小凤突然又闪了出来,急急地说:“外面在装修,别出去,在装修完毕之前都不能开这个门,今天你们在院子里洗盘子。”

“小凤姐,你真是无处不在啊。”张志林装模作样地拍着胸口说。

“这装修又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难不成我们一直就呆在后院。”左小军疑惑不已,这家餐厅不走过前厅是不能出去的。

“就是,就是,装修又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我们当心点就好了。”

罗小凤漂亮的脸竟一下严肃起来:“说不行就不行,装修的时候是不允许人进去的,你们不要命啦。”

两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又一起望着罗小凤,那脸上就似写着:我不明白。

“好了,装修也不会太久,半天该差不多了,你们安心刷盘子。”罗小凤也不多做解释,说完就进了她的房间,不再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吃饭的时间,罗小凤带着左小军和张志林打开门,走进了大厅。

大厅比先前大了一倍不止,原本两层的餐厅,现在居然凭空多出一层,有了三层。

此刻,大厅里面一派富贵之气,多彩炫目的灯光陪衬着崭新的红木桌椅,无比豪华。

这哪是先前的小餐厅啊,分明已经是一个星级酒店了嘛。

左小军和张志林已经惊呆了,两个人楞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一种诡异的感觉弥漫起来,即便是在如此豪华的大厅之内,即便是炎炎八月,即便是前一秒左小军还热的全身被汗水浸湿了,但是此刻,他感觉一股寒意,从头顶开始,一直扩散到了全身。

四、张志林消失了

一连几天,左小军和张志林都忙的犹如锤体换骨。

餐厅装修之后,客人更多了。餐厅也多了好几个服务员,一个个都是美女,竟比电视上的明星都要光鲜。

张志林的色心显然比疑心更甚,他每天跳前跳后,异常活跃,不时与那些美女搭上几句。

只是,落花有意,流水却无情。几天来,没有一个美女鸟他,搞得他心痒无比。

“这些美女都是冰雕出来的不成。”张志林叨唠着,郁闷无比。

左小军一听,浑身一颤。

是呀,这些服务员凭空出现,那天他们惊讶地看着装修后的餐厅发愣的时候,这些美女便已经在忙碌了。

这些服务员,每日忙碌,除了简单的话语,似乎从来没有扯话头。

这些服务员,每天打烊,都会一起离开,没有一个单独行动。

……

左小军在脑子里一点点网罗着关于这些服务员的异样之处。

来到这个餐厅之后,发生的诡异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他此刻左边脑袋是面粉,右边脑袋是水,一想问题,就满脑袋糨糊!

左小军醒来,没有发现张志林。

“这小子,简直就是发春的猫,片刻都踏实不住。”左小军自顾自念着,起了床。

张志林不在院子里,大厅里也没有看到张志林的影子。

“这家伙,跑哪去了。”左小军想着,开始拨打张志林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甜美的声音此刻的左小军听来却仿佛是阴森森的鬼怪的呻吟一般,叫人不寒而栗。

“小凤姐,小凤姐,你看到张志林没?”左小军喘着气,找到了忙碌中的罗小凤。

“哦,张志林他违反了我们餐厅的员工制度,已经被老板解雇踢掉了。”罗小凤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平淡地说着。

“可是,可是我打不通他的电话,他这是去哪里了?”

“被踢掉了,自然是消失了,除非是老板再次雇用他。”罗小凤停下手中活,奇怪地望着左小军,平淡地说着,仿佛一切诡异的事情对她来说,都是理所当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消失了,张志林消失了,左小军呆立着,脸上的肌肉开始失控地抖动起来,仿佛置身在一个魔鬼的世界一般。

“我,我不干了,我要走,我要离开这个餐厅。”左小军说着,疯狂地向大门冲去,他要离开这个处处诡异的餐厅,他要离开这些怪异的人。

门外,是条漂亮的小路,跟左小军记忆中的郊区马路完全不一样。

此刻他方想到,自己竟进了这家餐厅足足一个多月没有出来过。

小路很长,看不到头,左小军拼了命地奔跑,他要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再也不去什么鬼餐厅打工。

鬼!

想到这个字,左小军感到一阵阵凉风从背后吹来。

不知道跑了多久,左小军始终看不见路的尽头,路上亦看不到一个人,看不到一辆车,看不到一个能活动的东西。

此刻,他看到,路的左边是一片空旷的黑暗,路的右边,也是一片空旷的黑暗,无尽的黑暗。

他猛然转过身,看到一所豪华无比的餐厅,灯光明亮。

餐厅的门口,一个漂亮的女子正冲他微笑着。

那人分明就是罗小凤。

五、出错了

“呵,行呀你,居然把老子解雇了,有你这么玩的吗?”张志林盯着电脑,冲着同宿舍的李春明叫了起来。

“不就一游戏么,吼啥,吼啥,我当个老板这点权利都没呀,有本事,你也把我从你的餐厅解雇呀,我身价可比你高得多,你舍得吗?”李春明嘿嘿笑着说。

“谁能跟你比呀,半夜三更都能爬起来玩,你就是一游戏疯子。”

“不也就一次嘛,也难得,舍管员那老头居然会忘记闸电。”

“唉,你都升级成四星级餐厅了,我才这么点个小餐馆,人比人啊,气死人。”

“别灰心,别灰心,你要知道,我也是从你那种小餐馆发展来的。这里还少不了你帮我端盘子,刷地板的功劳啊。嘿嘿。”

“切,臭美吧你,不过我怎么看你的小凤姐比我的小凤姐好看呀,瞧,你那小凤姐笑起来多俊。”

“你个花痴,NPC不都一个样,傻了你。”

“咦,你那店里雇的人怎么在餐厅外转悠,还会有这等事情?”张志林伸手指着电脑屏幕,一脸诧异。

“就是,我点了半天,他就是进不去店里,该死的破服务器,又出错了,玩的人一多,净出点奇奇怪怪的BUG。”

六、新闻

本报消息,今日我市某高校发生一起学生猝死网吧事件,据悉,该生名为左小军,平时酷爱玩网络餐厅游戏,猝死当天,该生正在玩此游戏。为此,市监管局准备对全市网吧发起清理整顿活动,并对各地网吧网络游戏加强监控力度。

作者: 顾修

顾敏锋博客(笔名:顾修),写一些自己的文字,修身养性,感悟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