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

5月8日,全国工商联发布了目前样本量最大的《2019-2020小微融资状况报告》(下称《报告》),包括近15万家小微企业和个体户。根据《报告》,小微经营者数量在去年快速增加,净增数量超过1000万。而在参与调研的小微经营者中,超过八成认为2019年贷款获取相比3年前更容易、更便捷。

专家认为普惠金融正在成为现实,信息技术和数字金融打破了传统金融环境下的“二八定律”,小微经营者贷款呈现更加便捷态势;同时,小微经营者可获得的融资渠道更加多样,多层次融资体系建设成效正在显现。

其中,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是小微经营者的重要融资渠道,疫情期间近8成有融资需求的长尾小微通过互联网银行获得过经营性贷款。这主要是由于,长尾小微经营者资金需求额度相对较小,通常而言较难达到传统银行经营性贷款的门槛,同时也难以被相关渠道触及。银行还称发起“无接触贷款助微计划”,两个月内,114家银行服务客户724.56万户,累计发放贷款3051.6亿元。

该调查显示,70%获得贷款的小微经营者认为,“无接触贷款”有效促进了经营回暖——小微经营者每支付1块钱的利息,能产生约2块钱利润;超过八成(82.3%)的微型企业和个人经营者认为,贷款可得率明显提升,现在贷款相比三年前更容易。

支持小微企业过程中,金融科技为建立和完善小微企业融资机制提供了重要支撑。在服务100万元以下信贷需求小微企业层面,金融科技企业已经探索出了商业可持续性的模式。

然而,据公开报道,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在“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中表示,疫情所带来的经济问题让他更加焦虑。其中,中小微企业背后是亿万计的普通劳动者,如果不救中小微企业,那最后引发的蝴蝶效应不仅是经济问题,甚至会演变为民生问题。

郭广昌对比了国企和民营企业发债规模,发现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21日,国企与民企分别新发行公司债31406亿元与2368亿元,前者国有是后者民营的13倍之多。从净增融资规模来看,国企公司债净增23353亿元,且单月净增规模持续正增长。而同期民企的公司债合计净增是-1660亿元,且仅有三个月份录得正增长。在银行授信方面,国企合计授信175万亿元,民企合计额度仅仅是19万亿,是前者的十分之一。即使在今年三月份的疫情期间,国企共发行402只合计3174亿元的疫情防控债,而民企仅获发行73只合计388亿元,这让净融资规模本就在萎缩的民企在资金链上更加捉襟见肘。

郭表示,过去经济结构里有一个五六七八的说法,即民营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郭广昌认为,危机下,如果解决了80%的劳动就业人口的民营企业获得的融资只有这么一些的话,很快将会面临失业潮、企业破产潮。

那民营企业融资难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民营企业真的不行、效率低吗?郭解释道,实际是民企与国企的融资同资质不同评级、同评级不同利率,国企的主体评级总体较民企更高,导致国企综合融资成本较民企更低。

郭认为,2019年民企新增违约债券规模是国企的3倍的原因并非是经营效率,更多的是不对称的融资环境。

关键字:民营企业,贷款,银行,专家
内容编辑:创业博客

 2020-5-18 2:23        0 评       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