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断供华为后, 5 月 20 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又含沙射影地指向大疆,警告称,「中国产无人机可能正将敏感数据传送回国内制造商,这种做法会对美国机构的信息安全带来潜在威胁。」

对此,大疆回应称:大疆创新一直以来高度重视信息安全问题,我们技术的安全性已经在全球得到反复验证,其中也包括美国政府和美国领先企业的独立验证。 2018 年 8 月,美国空军还点名要采购大疆无人机,称其它品牌的无人机无法满足需求。

据 CNN 报道,大疆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份额达到 70% ,美国和加拿大的市场更是接近 80% 。 Frost & Sullivan 分析师迈克尔·布雷兹说,「大疆开创了非专业无人驾驶飞行器市场,现在所有人都在追赶大疆的脚步。」

与产品的知名度相比,大疆的创始人汪滔十分低调,「自负、孤傲、天才、控制欲强、完美主义者、理想主义者」这些都是外界给予他的评价。但个性的背后,毋庸置疑的是,汪滔自始至终都在通过技术产品重新定义「中国制造」。在中南海的座谈会上,总理曾称赞汪滔,「你的市场份额占到 70% 了,这个成就还小吗?你就是明星!」

1

汪滔的性格里有天真的成分,喜欢的东西,就注定要实现。 16 岁那年,父亲奖励了他一架梦寐以求的遥控直升机,但不久后,这架飞机便从天上掉下来了,还在汪滔的手上砸了一个疤。那一刻,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一个能够自动控制直升机飞行的东西出来。

2003 年,已在华东师范大学念大三的汪滔选择退学,在给斯坦福、麻省理工等名校发出入学申请遭拒后,他来到了香港科技大学。 04 、 05 年,汪滔连续参加了两届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并获得了香港冠军和亚太区并列第三的成绩。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汪滔说:两次比赛对我影响深远。我想,得冠军的努力背后,要有非常强大的欲望。我学会这个道理,把它更好的用在后面的创业上。

2006 年,在深圳一间不足 20 平米的仓库,还在读研的汪滔拿着大学时获得的奖学金创办大疆,开始了「直升机飞控系统」的创业历程。

在大疆创立初期,汪滔曾列出一张愿望清单,根据无人机特点,要解决稳定性、清晰度、传输距离三个问题,大疆后来的产品线正是依照这份清单而展开。这份清单中三大问题对应着大疆的三大技术:云台、航拍摄影以及传输系统。

据汪滔回忆,创业之初,公司根本招不到优秀的人才。招聘对象来了,发现是民房中的小作坊,基本上掉头就走。直到 2008 年,汪滔的导师李泽湘加入大疆后,整个公司的技术团队才走入了正轨。

大疆早期的盈利模式就是研发和制造航模规格的零部件,然后组装整机,向国企出售。虽然钱好赚,但汪滔意识到,公司做大的希望会毁在这种 easy money 上,这不符合他的方向。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汪滔强调,「我是做产品的人,我只想把产品做好,让更多人来使用。」

2009 年,汪滔推出第一款产品化的直升机飞控 XP 3.1 ,此后,大疆在国内开始有一些知名度,那时候有朋友鼓吹他去做一个军品,认为那里钱多,但是汪滔直接给拒绝了。

2010 年,大疆从新西兰代理商的口中了解到:一些个人爱好者将系统搭载到多旋翼飞行器上,经过调研后,汪滔发现市场上没有一个足够完美的多旋翼无人机产品。于是,他又做出了一个重要的选择——跳出航模产品的舒适区,向商业用途的成品飞行器进军,研发多旋翼无人机。

一年后,多旋翼飞控 WooKong-M 系列让大疆迈过了年收入千万的门槛。但真正让大疆走向全球并产生几何级业绩爆发的选择题则是汪滔抓住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将用户从航模发烧友向普通消费者演变。

2012 年,大疆研发出的消费级多旋翼航拍一体机「大疆精灵」问世,让普通消费者不用 DIY 也能用上无人机,并且做到了 1000 美元以下的售价。产品一炮而红后,大疆的品牌也逐步壮大。

与许多中国企业立足国内市场然后「走出去」不同,在「大疆精灵」系列推出之后,汪滔就将产品送到了好莱坞和硅谷,许多明星、大佬成为大疆无人机的首批粉丝和种子用户。在欧美市场获得了认可后,大疆再回到国内。

经过十几年发展,如今大疆已占据无人机全球霸主的地位,其产品应用在影视、农业、新闻、救援、能源等多个领域。回过头看,大疆的成功离不开汪滔大胆跳出舒适区的勇气与多次正确的选择。

2

2016 年,在中外创客领袖座谈会上,汪滔说:回顾大疆创业十年的历程,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很单纯,就是埋头苦干,一门心思做出卓越的产品,踏踏实实地创造社会价值。相反,有不少创业的人喜欢赶风口、炒概念、投机取巧,这些做法门虽然宽,路虽然大,然而却无法带来实实在在的创新,既是对创新精神的误读,也是对创业环境的破坏。

汪滔给公司定了一个口号:激极尽志,求真品诚。他解释说:中国业界以前大都是,做低附加值的产品,做便宜货,走低性价比路线。我再也不要这样的生活,需要在擅长的领域,不光做全中国最强,甚至要做全世界最强,全宇宙最强。

据雷锋网报道,汪滔对产品严苛到一颗螺丝拧的松紧程度都有要求,甚至连外包装都要亲自「抠」细节。他给员工分享过乔布斯的一句话:真正的魔法,是用五千个点子磨出一个产品,好想法要变成好产品,需要大量的加工。在澎湃新闻的报道中,有员工提到汪滔不像是生意人,他经常鼓励内部研发稀奇古怪的东西,会用直觉判断创新有没有价值,很多产品都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虽然埋头产品也曾在某个阶段让大疆陷入资金困境,但从未改变汪滔对于产品完美近乎偏执的追求。

2015 年,汪滔直接放弃了出席「大疆精灵 3 」在纽约的发布会,坦言是因为这款产品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完美,并表示确实需要改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还调侃道,「这是一种很极端的进取,像拔着自己的头发想往上拽,虽然物理角度上讲有点傻。」

在公司里,汪滔强调最多的是「品味」二字,他欣赏乔布斯的一句话,「你问我对产品的直觉从哪里来,这最终得由你的品位来决定。」在办公室门口,汪滔曾贴了一张「议事须知」,上面写着,「不要强调困难,强调解决方案」。在汪滔眼里,科研的攻坚克难并不是苦大仇深的事情,而是纯粹并快乐的。

除了对产品创新方面的追求外,汪滔也十分注重核心技术研发。大疆一万多名员工中,其中一半以上是从事工程技术相关的工作。

在圈子里,汪滔曾说过一句流传很广的话。大意是森林里面发大水,最后只剩一只长颈鹿活着,那只长颈鹿就是他。在汪滔看来,大疆具有其它无人机品牌难以在短时间复制和替代的核心技术。

关于汪滔对产品和技术的执着,昔日的创业合伙人卢致辉曾评价:汪滔知道如何将东西做出来,而且知道怎么调用资源把对的事坚持做下去。他是那种为了搞清楚一个东西,从来不放弃的人,不管是多麻烦。

3

作为老板,汪滔有着强硬的个人管理风格。在办公室门上,他写下,「只带脑子;不带情绪」。

汪滔在公司放了一张单人床,他习惯晚上去加班,一有想法便和员工沟通。据《第一财经日报》描述:大疆内部坚持一种快速淘汰的工作模式,公司提倡员工加班,对于业绩较差的员工直接辞退。在大疆,玻璃心真的很难生存。

创业初期时,汪滔会要求员工写时报,对于设计不好的东西,他会很直接地骂。由于汪滔强势的个性,加之公司缺乏早期愿景和成熟的商业模式,大疆成立之初时内部纷争不断,有些人认为他十分苛刻,在股权分配上很小气。以至于到 2009 年时,大疆创始团队的许多成员都离开了。彼时,汪滔才开始重视自己存在的问题。

此后,为了改变员工对自己的看法,他开始克制自己的脾气,并大手笔地给员工奖励奔驰、宝马等豪车。

然而到 2015 年前后,国内突然涌现出许多无人机创业公司,汪滔断定里面有一些公司也在试图非法窃取大疆的设计。为了防止敏感信息再度泄露,汪滔会为重要员工单独配发工作手机,对员工的电脑和邮件也严加管控。过去,汪滔还亲手处理过两起内部员工泄密事件,其中一个员工离职前收集了设计图,后来卖给了竞争对手。对此,汪滔十分气愤,他表示自己非常讨厌盗窃商业机密的行为。

随着公司管理变革的持续推进,大疆内部积压已久的一些问题也开始显露。 2019 年 1 月,大疆发出内部公告称,因供应链腐败问题,大疆预计损失超过 10 亿元。此后,汪滔对公司进行了一场彻底的反腐运动,将涉事员工移交司法机关或是直接开除。早年,汪滔曾在给新员工的寄语中写道:大疆是一方净土,只有纯粹的创业和为梦想而生的艺术家。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汪滔还直接表达过自己的想法:大疆的成功,不是盲从社会热点的结果,而是一群年轻人坚持理想、追随兴趣、脚踏实地做事情的产物。我们还是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一些人,想去改变中国文化的一帮人,通过商业的行为,最后其实目的不在于商业,而在于做牛逼的一些事情,和改变中国的一些文化。

4

「如果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一味地随大流,那么无论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对你而言都不会是顺风。」这是汪滔在深圳大学的演讲。

在许多人眼中,汪滔就像个「异类」,低调的同时言辞激烈。和主持人朱克奇的对话中,他坦言:从本质来讲,我还是个理工科的屌丝。

汪滔很欣赏乔布斯的一些想法,但谈不上佩服。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他直言,「这个世界太笨了,笨得不可思议,包括许多很出名的人。」但有一个人,被汪滔视作聪明人——任正非。汪滔说,「 90 年代中国还是一团糟的时候,任正非从做销售起家,最后可以把技术做得那么牛逼,团队管得那么好,而且他的方法论、价值观又不是为了钱。现在这些为了钱和名的人,都是蛮 low 的。」

否定别人的同时,汪滔也时刻在质疑自己是不是头脑发热。他没法确定大疆的成功是因为自己聪明,还是运气好,在一个比较好做的行业里获得了自嗨的机会。

在 RoboMasters2015 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闭幕式上的演讲中,鲜有露面的汪滔感慨道:从大疆的发展经历来看,公司面临的瓶颈既不是市场也不是资金,甚至也不是技术,而是我们面对太多的发展机会却缺少有能力把问题「看清楚,想明白」的人才,去将这些机会逐一变为现实。企业需要一批具有真知灼见和创新求真精神、做事靠谱的核心人才,但环顾四周我们却发现,这在当今中国却恰恰是稀缺资源。

「我们所处的社会不缺演艺明星和体育明星,但却还没有通过做事靠谱而成为明星的人。打开电视,我们还找不到一个让工程师、发明家也能成为明星的智力竞技运动。」

对汪滔而言,无论大众是否接受、喜欢,他也愿意在合适的时机剖析自己对于社会的理解。

一年后的 RoboMasters2016 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上,汪滔没有演讲,但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写道:我不太喜欢稍有成就就出来经营自己,知名成功人士并不是我的追求。所以我要求全公司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尽量保持低调,更多的是以立即能够推出的产品来和媒体对话。这也是我非常敬佩任正非的原因,他的兴趣在于做事,解决难题,而不是包装自己来出名。

本文(含图片)为创业博客转载自创业邦,原创: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作者风马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