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走,在人生碌碌的轨道,往复着,因为终点站还远。

时常会想到一个词:价值。

同样的人,追寻三欲的动物,百年之后都是尘土,

但几十年的存在,为了什么?

或许,这仅仅是佛家思考的东西;想多了就是神经病。

谁又知道,这个世界又有多少正常人呢?

一个人站在天台上,可以俯视这个美丽的城市,

那感觉不错。

你看,那灯红酒绿的繁华,有多少扭曲的灵魂在里面舞蹈,又有多少无奈的悲哀在笑脸后哭泣?

你再看,那万家灯火,几家闪着幸福的暖灯,几家挂着冰凉的寂寞,又有几家漆黑如墨毫无生机呢?

众生芸芸,大家生在其中,多少该俯视一眼,当回看客。

当一切都能看得透,看得穿,价值也许就失去价值了。

一阵凉风吹来,脑子里响起两个声音:

一个说:凉风醒人,思考是一种境界。

另一个声音说:大冬天站天台上吹着冷风,脑子不秀逗也会冻僵的,思考是吃撑了才干的事情。

的确,今天吃撑了。

我毕竟是摆脱不了三欲的凡人。

偶尔俯视一眼城市,当回三生看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