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一度以为自己“死”定了。

那是2003年的春天,北京接报了第一起“非典型肺炎”病例,整个城市人心惶惶。在中关村铺设柜台的刘强东突然发现,已经没有人来这里购物了。不仅是顾客,连促销员都害怕站柜台,一些员工想离京回家。刘强东只得把12个柜台全部关闭,将留下的员工集中在一个办公室。

百般无奈之下,有员工向他建议说,“既然不能见面交易,那我们为什么不通过互联网呢,比如在网上发帖?”

刘强东听罢愣住了。

很快,那场疫情蔓延到全国,成为国人记忆深刻的一场灾难。但非典疫情的另一面是,由于无数人被迫足不出户,因而给正在发展中的中国互联网带来了莫大的机会:京东商城、淘宝网、腾讯网和QQ游戏平台,均诞生于这个特殊的年份。

“非典疫情对中国互联网行业产生了令人惊讶的有益影响,”在2016年出版的《阿里巴巴:马云和他的102年梦想》中,作者邓肯·克拉克如是写道,“非典证实了数字移动技术和互联网的有效性,因此成为使互联网在中国崛起为真正的大众平台的转折点”。

历史总会有惊人的相似。2020年春节,冠状病毒疫情牵动国人神经。

截至 1月22日上午最新数据,国内 13 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 440 例,报告死亡病例累计 9 例。新增 3 例死亡病例,全部为湖北病例。

从积极的角度看,人们积极防护,鏖战瘟疫的同时,也许新的机会又在灾难中慢慢形成。

逼出来的生意:京东

在非典疫情发生之前,刘强东的生意做的顺风顺水。京东多媒体成立于1998年,以代销光盘、刻录机等光磁产品为主。没几年时间,他们就做成了这一领域全国最大的代理商。当时,刘强东计划铺设500个柜台,目标是成为电子行业的“国美”。

​​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为什么2003年值得纪念? 互联网 经验心得 第1张

当年的京东多媒体柜台

非典改变了一切。有资料显示,仅仅21天,京东多媒体就赔了800多万,而公司账上总共只有不足三千万元。

刘强东是个专注的人,除了自己的生意,他对许多事情都不怎么关心、也不太了解。因此,当员工向他提出了“互联网交易”的思路时,甚至都没有使用过QQ和Email的“互联网盲”刘强东并没有醍醐灌顶之感。他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会与互联网发生关系。

因非典形势所迫,刘强东别无它法。他动员员工在各大门户网站和垂直类网站的论坛广发广告贴,再通过QQ向有兴趣的客户推销产品。

“京东多媒体我知道,这是一家在中关村卖光磁碟片的,不用考虑,不会有假的。”在名为CNbest的论坛上,一位版主的发言帮助了刘强东。当天,他们就接到7个订单,一周内获得了36名用户。

刘强东备受鼓舞,他与CDbest干脆达成一份协议——后者帮助推广,他则为对方提成。合作进行的异常顺利,不仅光磁产品销量大增,而且用户还纷纷向京东订购其它电子产品,例如CPU、硬盘和CD机。

刘强东和几名经理没日没夜地泡在论坛和QQ上,凌晨还在发帖、回帖,一大早就四处发货。

那还是很原始的电商模式,员工们需要用纸、笔记下已经汇款的客户;在产品寄出之后,再发短信告知客户快递号,如果客户距离中关村不远,则会安排员工自己开着小货车上门送货。

但正是这个很土气的模式,慢慢恢复了公司的士气,清理了非典造成的库存。生意日渐好转的刘强东开始觉得,这是一套比线下店更加有前途的经营模式。他心中的“国美梦”渐渐被新的“电商梦”所取代。

2004年元旦,“京东多媒体网站”正式上线,可以售卖一百多种产品。当然,与今天相比,那只是一个粗糙的产品网页目录,每种产品配上两、三张图片。

这时,刘强东做出了另一个意义重大的决定:砍掉线下业务,全面转型电商。在当时,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毕竟,在非典期间,像刘强东这样从线下转向线上出货的店主不少,但人们多将此视为非常时期的过渡,当非典结束后便回归了中关村的柜台。

但刘强东依然态度坚决,他清楚自己的资源不足以同时支撑线上、线下同时发展,或者说让这两个渠道均做到“第一”。在必须二选一的情形下,这个曾经的“互联网盲”站在了电商这一边。

自此,京东开始书写另外一个故事,一个在另一个世界中打拼的故事。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来,刘强东把京东做成了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在日后的一次采访中,刘强东透露,当年那位向他提议做“互联网交易”的员工,“已经是亿万富翁”。

大落大起的阿里&淘宝

最初,非典给阿里巴巴造成的冲击几乎是灾难性的。

那源于2003年春天时马云的一个决定。非典爆发后,4月中旬,第93届广交会如期在广州举行。

但广州是非典病毒的始发地、第一个被明确划为重灾区的城市。很多参展商明确表示,“宁可这次参展费打水漂,也不能跑到广州去冒险。”

当时,经过几个小时的讨论,马云仍然决定,阿里巴巴应该“有义务为中国供应商的客户参展”,并派出员工奔赴广州参展。

这一决定的结果是,一名员工被感染了非典病毒,并成为杭州第四例疑似患者。

在草木皆兵的当时,这为阿里巴巴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在他们办公的华星科技大厦,其他公司将阿里巴巴视为“公敌”,认定是他们把“非典”带了回来。

在整个杭州,阿里巴巴甚至都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有员工记得,当时,如果被认出是阿里巴巴员工,马上会被人揭发:“非典来了,快跑啊!”

不久后,华星科技大厦宣布封锁,阿里巴巴员工全部被隔离。2003年4月30日,所有阿里人接到通知:完全隔离,回家工作。

多年后,身为当时的“指挥员”、阿里巴巴资深元老彭蕾仍对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那天下午,我站在窗户边上,看到这栋大楼里的人纷纷带着电话机、传真机、电脑往外逃,那情景真的像逃难一样。”

负面舆论、不能集中办公,无数困难冲击着这个年仅4岁的新公司。一时间,阿里巴巴能否顺利过关,成为许多人心头的一个问号。

​​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为什么2003年值得纪念? 互联网 经验心得 第2张

非典时期,马云与阿里巴巴员工

结果,事情却发生了翻转。在员工回家办公后,阿里维持住了正常的运转,而业绩却如雪花般飘了进来:非典期间,许多对电子商务嗤之以鼻的企业遭遇重创,但国内140万阿里巴巴的会员企业中,却有超过一半实现了跨越式、爆发式的增长。

日后有人统计,在这一时期,阿里巴巴每天新增会员3500名,每日供求信息量增长5倍,每天收入1000万元。

另一个意义重大的事件是,2003年5月10日,淘宝网启动了。

此前,淘宝整个项目的开发处于绝密中,对内也完全保密。因此,阿里巴巴员工被选入开发团队之后,便悄悄离开了华星科技大厦,转移至湖畔花园的公寓中办公。由此,他们也避开了4月份的全公司大隔离。

在淘宝启动的当天,马云本人还隔离在家,无法和团队一起庆祝。他日后回忆说,“我们这些人晚上8点钟说好打电话,在空中举了下杯。我们说:‘保佑淘宝一路顺风。’”

在上线那一天,淘宝网上写着一句话:“纪念在非典时期辛勤工作的人们。”

借势奠基:腾讯游戏

由于人们足不出户,那些适合待在家中使用的产品—例如社交、电商、游戏、影视,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这一形势的推动;同时,许多在这一年形成的决策,也对企业的日后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当时的环境下,刘强东等电商从业者需要通过QQ联系客户;也有学生回忆称,由于停课在家,QQ成为同学与老师之间频繁互动的工具。

2003年9月,QQ的注册用户上升至2亿。以QQ为主的腾讯在当时得以快速发展并不意外。

当年腾讯做了两件大事:上线QQ秀和Q币,为腾讯找到互联网增值服务这一“变现”途径;推出QQ游戏平台,首次迈入游戏领域,开启了腾讯构建游戏帝国的征程。

此前,腾讯也曾尝试过用户付费,例如2002年的“靓号付费”,但却引来了庞大的舆论压力,以及UC聊天、网易泡泡等市场上近30多款类似产品的免费围剿。

但QQ秀不同,当时,如果用户成为QQ会员,就能够拥有与众不同的虚拟形象,而且QQ会员能够使名字排在其他好友之前,满足“炫耀”需求。

在QQ庞大的用户总量下,QQ会员达到了三、四千万的规模。

​​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为什么2003年值得纪念? 互联网 经验心得 第3张

腾讯于2003年推出的QQ秀

“QQ秀一推出来,就取得了巨大成功,成为腾讯第一个赚钱最多的业务。”在2015年,腾讯众创空间创业营导师吴宵光在演讲时回忆。

QQ秀使腾讯找到了盈利模式,也为腾讯此后的发展奠定了新的管理模式:不再单纯地强调市场与研发区分,而是采用项目导向的模式,以产品经理为主。

2003年8月,腾讯推出了“QQ游戏”。当时,全球最大的休闲游戏平台是鲍岳桥创立的联众。QQ游戏上线之初,版本只有军旗、斗地主、升级、梭哈、象棋五个游戏,联众对其嗤之以鼻,认为只是不足为道的抄袭者。

被联众疏忽的是,QQ游戏背后庞大的QQ用户。2003年底,联众拥有月活用户1500万,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0万。而QQ日常约有100万人同时在线,QQ游戏的各项数据都在快速增长。

一年之后,QQ游戏在线人数达到62万,此后不久便反超了联众,在当年12月突破100万人。

多年后,增值服务与游戏共同构成腾讯收入的主力军,游戏也成为腾讯庞大网络帝国的根基。在2018年,包括游戏、增值和数字内容的“增值服务”共同为腾讯贡献了1766亿元收入,占总收入的56%。

互联网迎战冠状病毒疫情

2003年非典期间,也是中国互联网在世纪之交的泡沫危机之后,迎来的第一个春天。

无数人通过移动业务传送信息,扩大了中国移动等运营商的业务总量;诸如阿里巴巴员工被隔离在家的诸多白领,为了工作,安装了宽带业务;在非典疫情威胁下,无数增加了在家时长的人们,打开了电脑,开始购物、打游戏、浏览新闻、阅读小说、投简历……

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网站均在这一年实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全年盈利;起点中文网开始探索付费阅读;无数人选择在网上投简历找工作,前程无忧当年的网络招聘服务收入增长了166%,2003年完成赴美上市。

投资市场开始恢复对中国互联网的信心。在2003年结束时,中国共有上网计算机3089万台,上网用户7950万人,较前一年均增长了约50%。

转眼已经17年过去了。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在那场非典疫情中成长起来的互联网企业,有些已经成为市场中的绝对巨头,也有些在崛起之后又跌落在时代的洪流中。

曾经有人批判说,那些互联网公司在2003年发了“国难财”,但支持他们的人则回应称,他们只是在国难时期,提供了适合人们的服务和产品,顺便成长了起来。这些争议也在时间长河里,慢慢消失于一波又一波的新舆论当中。

无论人们愿不愿意,历史有时总会有惊人的相似。

在2020年春天“冠状病毒新型肺炎”发生后,人们又纷纷会想起了2003年的许多事情。没有人希望再有疫情出现,但当疫情向我们袭来时,一些特殊的反应正在发生。

1月20日起,随着社会呼吁人们减少出行、避免去往人群密集地外,春节档电影票房预期被迫下调,影视股应声大跌,横店影视、大晟文化跌停,万达电影、引力传媒等跌幅在9%左右。但以电视剧为主营业务的华策影视却逆势上涨,1月21日涨幅甚至达到9.97%。

口罩概念股纷纷涨停、医药股涨停,而与之相对,旅行相关企业如携程、华住等,股价直线下跌。

在淘宝、京东等电商由于春节导致物流困难的同时,美团、饿了么等即时配送平台,成为人们抢购口罩的重要基地。美团在因为旅游业务导致股价下跌的次日,又因为外卖业务增加股价有所回升。

一些互联网公司正在积极迎战新疫情。

1月21日,携程、美团、飞猪纷纷就新型肺炎发布订单修改或免费取消等相关的政策。除了OTA平台,Airbnb、希尔顿、如家、华住、亚朵、OYO等酒店平台也纷纷宣布房源订单退订的特殊保障政策。

根据相关政策,1月21日—1月31日期间,Airbnb、亚朵、华住、OYO都将对武汉地区的房源预订订单提供免责取消保障。

随着新型肺炎逐渐从武汉向其它城市蔓延,口罩、消毒液、维C等商品需求量暴增,一些电商平台的商家顺势提价。

就此,淘宝、天猫、拼多多、苏宁等电商平台纷纷公布应急政策。

1月21日晚间,阿里巴巴向淘宝、天猫平台上所有销售口罩的商家发出通知,不允许涨价销售。同时,淘宝已对聚划算百亿补贴的口罩商品进行了专项官方补贴。阿里方面称,淘宝、天猫平台的口罩货源充足。

对于可能出现的价格,拼多多称,从本周起已启动特殊商品的应急预案,24小时不间断地对口罩、消毒液、体温计、板蓝根等疫情相关产品进行监测。对临时调价幅度超过一定比例的商家,平台会有专员进行窗口指导;对情节严重的恶意涨价行为,平台甚至会人为干预,对商品进行下架处理。

1月22日,苏宁易购对全站上千款健康商品进行全面梳理,并下发通知称,苏宁自营健康商品、苏宁商户商品决不允许涨价;健康商品包含口罩、消毒液、洗手液、空气净化器、新风机、消毒柜、UV紫外线消毒灯等涉及医用,保健,家电等多个类目。

目前苏宁易购货源充足,开设健康商品专区,全面享受正在开展的百亿补贴活动。春节期间,苏宁易购在全国51座城市的苏宁家乐福,苏宁小店,用户还可通过苏宁易购、苏宁小店APP及小程序,均可实现三公里以内一小时送达的服务。

网约车平台也采取了应急措施。嘀嗒出行、哈啰顺风车宣布,春节期间起/终点为武汉的城际订单,平台将提供无责取消保障。1月21日,滴滴出行发布疫情相关的应急响应措施,其中包括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用户和密切接触者预约单、武汉市内(含往返机场、火车站)预约单,1月21日-1月31日期间,乘客可免费取消,应付给网约车司机/顺风车车主的取消费由滴滴承担。

除了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迅速、主动加入迎战疫情的行列,我们还看到,一些武汉的市民在主动取消外出计划,避免病毒传播;一些原本要回武汉过年或旅行的人,主动取消的武汉之行。

面对新疫情,越来越多的企业、国民有了更高的自觉意识和应对态度,这就是我们战胜困难的一个希望所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端木
作者 | 端木 编辑 | 慕容
关键字:中国互联网,2003年
内容编辑:创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