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中概股的“黑色一周”。继瑞幸被浑水瞄准扣动扳机后,浑水又发布了做空爱奇艺的报告,称爱奇艺虚增2019年的收入约人民币80-130亿元,占财报营收的27%—44%,同时该公司还虚增了约42%-60%的用户数量。浑水还指出,爱奇艺夸大了公司开支以及购买内容、其他资产和收购的价格,以消耗掉虚假现金以掩盖其审计师和投资者的欺诈行为。对此,爱奇艺坚决否认第三方机构做空的所有质疑。

爱奇艺的“辟谣”声明言犹在耳,另一家中概股却自曝家丑。在线教育平台好未来表示,根据公司的常规内部审核,公司怀疑有问题的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错误夸大“轻量级(Light Class)”的销售数据。在截至2020年2月29日结束的2020财年中,“Light Class”销售占公司2020财年总收入的3%到4%。好未来的市值暴跌,蒸发超过400亿。

从瑞幸到爱奇艺,再到好未来,无一例外都是互联网企业,并且分别占据了“互联网咖啡”、视频平台、在线教育三大风口。瑞幸更是号称咖啡界唯一能与星巴克抗衡的中国互联网创新样本,所谓运用互联网运营模式对传统经营的星巴克“降维打击”,并且在创建短短两三年内就登录美国,一时间风光无限。

然而,当我们真正探究瑞幸、爱奇艺、好未来等在美上市互联网中概股,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短时间内获得风投的全力支持,从而大“撒币”抢占市场份额。高额补贴、不计成本的营销和广告,急剧膨胀的人员等规模,几乎成为这几家互联网企业乃至行业的不变发展逻辑。

然而,慷慨的风投不是雷锋,最终寻求的是快速变现。

因此,中国互联网企业这几年的上市时间表一再被缩短,而在路演过程中,给到国内外投资者的无非是其背靠万亿规模蓝海市场,以及其炫目的用户数量,而巨额亏损则被忽略不计。

最终,一个又一个互联网中概股诞生,然后本质上都属于“流血上市”。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在纳斯达克敲钟的那一刻,或许只得意于美国资本市场的宽容与开放,不像国内A股市场的审核门槛那么高。

可惜,这些互联网创业者忘记了,美国资本市场在“宽进”的同时还有“严管”。无论是做空机制的成熟,还是法律层面对于上市公司造假的公益投诉、惩罚性赔偿等重手,都会让习惯了打擦边球的某些企业承受沉重的代价。

更值得反思的是,互联网领域近年来所鼓吹的“烧钱式创新”,究竟是一种独特的发展逻辑,还是资本为了套现牟利所营造的“伪真理”?用补贴吸引的用户价值几何?日益高昂的流量购买成本又能换回多少转化率?一堆80后、90后创始人是否真能胜任数千人乃至数万人规模企业的精细化管理?这些互联网企业交给用户的除了短期的低价商品或服务外,还能提供什么样的增值空间?

如果没有为用户和市场带来实质性的新价值,互联网的“烧钱式创新”就如同空中楼阁,只会沿着融资—补贴—上市套现的单一路径前行,为了做好市值管理和后续融资,还可能陷入不惜造假的黑色生存模式中。可以说,浑水对瑞幸、爱奇艺的做空指控,好未来的自曝家丑,无论目前证实与否,其股价都出现暴跌,不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市场对于互联网中概股的“烧钱式创新”存在深刻的不信任感?

国内互联网企业应从“中概股被做空”中学到什么?

如果没有真正的商业创新、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靠钱砸出来的未来就不是可依赖的未来。不仅是国内互联网企业,近来美国WeWorK上市受阻,甚至与金主软银打起了官司,也证明烧钱的共享经济创新更像是伪创新。也因此,国内互联网企业必须回归市场本质,在如何做好投入产出比、加快实现盈亏平衡、做实用户留存与活跃度等核心竞争力与成长性上,付出更多的努力。否则,抛弃这些企业的就不仅仅是资本市场了。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关键字:互联网企业,中概股被做空
内容编辑:创业博客

 2020-4-10 5:51        0 评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