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油创下了历史新低,甚至跌至负值”,这一消息引起海量关注。

据媒体报道,4月20日,美国原油期货历史首次跌至负值。美油5月合约收跌171.7%,报-13.1美元/桶,盘中跌幅一度超300%,最低报-40.32美元/桶。

油价失控,负油价的出现堪称超乎想象的“经济恐怖片”,造成的恐慌情绪前所未有。“谁也不敢徒手去接高速坠落的匕首”,这就是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真实写照。

而这其中的缘由值得关注。负油价意味着原油的运输成本和储存成本已经超过了产地价,这种情况出现在当前的疫情形势下,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美国原油中的主力得州油属于“内陆原油”,开采后必须依托库存和内陆运输。

但是受疫情影响,美国内陆运输困难已经持续多日,原油库存升至高位,相应成本的激增在短期内不会降低,因此原油在期货市场的跳水表现也就不难理解了。

实际上,买家在得州对当地部分原油在产地的买进报价已经低至每桶2美元,疫情造成的运输和存储困难,对内陆原油的直接冲击已经具有了普遍性。

油价暴跌不只出现在美国。4月17日,加拿大也爆出2.88美元一桶的原油现货内陆报价。另据报道,白俄罗斯准备以每桶4美元价格向俄罗斯购买一批石油,说明俄国的内陆原油价格已经跌至低位。随着俄国疫情的发展,跌至2美元/桶甚至更低也是完全可能的。相对而言,水运原油的价格较为平稳,布伦特原油6月合约收跌5.89%,报29.72美元/桶,还属于正常范围之内。

因此,这次美油暴跌进入负值,从技术层面可以理解为疫情影响之下,内陆原油产业整体困难的市场表现;从宏观经济背景角度看,因为主要石油消费国走出疫情阴影的态势尚未明朗,市场预期并不乐观。

虽然美欧的疫情呈现出趋于平缓的趋势,但复工、重启经济的步调并不顺畅,局部还存在变数。其余石油消费大国中,日本的防疫措施正在收紧,印度的情况也不让人放心。因此,内陆石油暴跌之后,水运石油的表现也不会理想。毕竟疫情造成的经济停摆,导致对石油消费的实际需求大幅缩水是明摆着的,库存量激增的问题最终也会影响水运石油的期货价格。

为了应对石油市场的混乱,特朗普政府前期推出过70亿美元换原油生产企业减产的计划,当时还遭到了企业的抵制,现在看来即便实施也作用有限。20日的暴跌之后,特朗普表示美国将趁此时机,额外购入7500万桶原油,存满美国的战略原油储备。

根据路透社报道,美国能源部已经把下属的战略原油储备基地剩余的储存空间向美国企业开放,从5月开始提供有偿存储企业过剩原油的服务。这些措施可能会在短期内起到稳定油市的作用,但效果也是有限的。

值得注意的是,原油期货市场的混乱状态势必会影响到全球金融市场,目前对世界主要经济体而言,怎样避免油市的“泥石流”蔓延为一场全球金融危机,是个严峻的考验。而更为根本的解决办法,则取决于石油消费何时恢复到正常水平,否则仅靠政府救市只能是杯水车薪。

(文章来源:新京报)
关键字:桶比油贵,美油
内容编辑:创业博客